阁内供奉一尊泥塑千手观音像,高约叁公尺。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马云

  刚走进午门,所有学生的第一反应,都是学起戏剧里皇帝勃然大怒喊:推出午门斩首!
  高亮的相机和技术都很好,暖暖的神韵跃然纸上。
  高亮举起镜头要暖暖摆姿势,暖暖见我贼熘熘的眼神,指着我说:「你转过身,不许看。」我转过身,高亮按下快门,然后说:「老蔡,你也来一张?」『不。』我摇摇头,『这个楼只能用来形容暖暖。』向前远望,北八楼孤伶伶立在半空中,看似遥不可及。
  高亮没忘了他说过要带我去爬司马台长城;徐驰则不断交代:以后到北京,一定得通知他。
  高亮说呈锯齿状凹凸的叫堞墙,高约一米七,刚好遮住守城者,这是抵御外敌用的,堞墙有巡逻时了望的垛口,垛口下有可供射箭的方形小孔;矮的一侧只约一米高,叫宇墙,就像一般的矮墙。
  高亮说那是野长城,游客很少,而且多数是老外。
  高亮说现在叫的南四、南叁、北叁、北四楼等,都是敌楼。
  高亮体力好,总是拿着一台像砲似的照相机东拍西拍,不曾歇腿。
  高亮细心提醒我别忘了带台胞证和机票,徐驰说:「提醒他作啥?最好让他走不了。」我整理好了,拉上行李箱拉炼,把台胞证和机票收进随身的小背袋里。
  高约十公分,表面镀金,但颜色并不明亮,反而有些古朴的味道。
  歌声刚歇,同学们情绪亢奋,在台上又笑又叫。
  阁内供奉一尊泥塑千手观音像,高约叁公尺。
  隔壁桌的学弟突然跑过来,蹲下身拉住我衣角,说:「学长,我不行了,快送我到医院。」『你怎么了?』「我把整碗豆汁都喝光了。」学弟说完便闭上双眼。
  隔年纪晓岚父亲要带着他离乡赴京任职,纪晓岚万分不捨,临行前匆匆跑去四叔家与文鸾道别,并给了她一枚扇坠作为纪念。
  隔年纪晓岚故居终于正式对外开放。
  隔天起床,我从上铺一跃而下,这是我从大学时代养成的习惯。
  隔天我便盛装坐火车北上去面试。
  隔在讲台中间的布掀开了,两边的人不再只是看见投射在布上的身影,而是清楚看见对方的脸孔时,表情充满惊愕。
  跟北京到哈尔滨的情况几乎一样,就差那两分钟。
  跟本校几个学弟妹和其他叁所学校的大学生或研究生,一同飞往北京。
  跟刚入座时的气氛相比,真是恍如隔世。
  跟暖暖并肩走了几步,心里还是担心会误了暖暖上班的事。
  跟前些天不同的是,食堂里一点声音也没。
  跟徐驰来个热情的拥抱后,他说:「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」『一杯可以。』我笑了笑,『两杯就醉了。』徐驰在饭店门口叫辆计程车,我们直奔什刹海的荷花市场。
  更何况这里是北京,而且认出我的人明显操着北方口音。
  工程师不是靠嘴巴闯荡江湖,你肚子里有没有料,大家都心知肚明;而且通常那种特别厉害的工程师,都不太会讲话或是应酬。
  工作压力大,难免有感触。
  公司里大部分都是男同事,难得出现的女同事通常负责会计、行政工作。
  公司在苏州有间厂,我这次和几个工程师一道来苏州。
  恭王府虽因咸丰将其赐于恭亲王奕訢而得名,但真正让它声名大噪的,是因为它曾是干隆宠臣和珅的宅邸。
  古城内五步遇小古,十步赏大古,偶尔还会遇见历史上名人的故居。
  挂上电话,我觉得嘴角有些酸。
  挂上电话后,我发觉暖暖皱了皱眉。
  关掉手机,我登上飞机。更多精彩尽在紫雪草TXT电子书论坛(http://)
  关上电脑,躺在床上。
  关上后车厢,突然觉得冷。
  关於分隔两岸的现实,我和暖暖似乎都想做些什么,但却不能改变什么。
  逛了些时候,食物的香味诱出了食慾,开始想尝些新玩意。
  果不其然,第一道菜就让我联想到以色列的红海。
  果然不在。
  果然老师一走进教室,便问:「咋有股酸味?你们刚去喝豆汁儿了吗?」老师自顾自地说起豆汁的种种,神情像是想起初恋时的甜蜜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