朗朗没说话,自顾自地弹琴。

  开个房怎么样?   可这次来茶馆她有些心不在焉,陈明亮坐在茶馆靠近门口的一个位置,她只要一抬头就看得见,她产生可笑的想法,仿佛是和两个男人在相亲。   筷子使劲儿敲盘子边,‘到底放没放毒药?放没放...
阅读全文

声音很慢,一会儿冒出一句。

  三载同窗情似海……   山伯难别祝英台。   善笑的藤娘,袒酥怀任团团的柿掌绸缪,   商品楼的出现打破了旧制度的等级差别,只要有钱,平民也可以住上大房子。中央美术学院附中的老毕业生李君在省报社当...
阅读全文

郑圣耀,你长大以后要做什么?

         「去哪里?」          「我绝不躲开。」    「差一点点!」我大哭。    「吃上瘾了?小鱼比饼干好吃吧?」圣耀说,他想起麦克讨厌狗饼干这回事。    「吃完了!我要唱歌了...
阅读全文